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贝旺玩具 » 正文

网恋孽缘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8:54:15  

很祥和、安逸的晚上,我喜欢这样的感觉,没有熙攘的吵杂、也没有繁琐的事情。安静的喝着摩卡,一本书,一个世界。耳中的轻音乐,总能勾起我心底最深处的宁静,仿佛涓涓细流滋润我的心田。

  霎时,微微抬头、笔记本屏幕右下,那个永远被QQ霸占的位置,闪烁着一个小喇叭,是谁?注定不安分的心,泛起了涟漪。

  “你好?请问你是?”通过验证,我有礼貌的问道。

  “你好,我是在问问上看到了你的联系方式。”

  Q号是新的,很明显。话中夹着点点尴尬。

  “恩、请问你有什么事吗?”我淡然问道。

  片刻、清脆的滴滴声响起:“我在感情上遇到一个问题,走投无路,很偶然在问问看到了你,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,希望你能帮我。”

  明白了、一个感情受伤者。这个星期已经是第二个。话语急促,混乱。

  “你说吧。把你的事情尽可能详细的说出来。至于能不能帮到你,这不好说,不过我会尽力。”人都是脆弱,不管外表多么坚强,总有人在黑夜中偷泣,感情是造物者赋予人类的恩赐,却也是一种惩罚。以下以第一人称的形式,来讲述这个东北女人的爱情故事。

  注:文中人物名称皆为化名!

  我来自黑龙江牡丹江,今年35岁,已婚,有一个女儿。老公常年在外做生意,属于典型的事业型,家里的事从不过问,很少回家,不过老公生意做的还不错,所以家境还算富裕。家中还有一个婆婆、公公早逝。我不工作,在淘宝上开了一个童装店,日子平淡却也安分。我喜欢上网,近乎痴迷。有时候一坐就是一整天。我和逸就是在一个聊天室里认识的。

  一天,我像往常一样挂着聊天室,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好友聊着。突然有个没见过的网友“蓝色的梦”插话进来,非常不客气的说:你们女人就是傻,就知道逛淘宝,聊购物。我就很纳闷了,嗨,这小子哪冒出来的。这倒好,他这一句话,激起了绝大部分女性的围观抨击。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,看了他资料,显示20岁,于是直接私聊他,说他小屁孩儿,不懂事乱讲话之类的。他反而很得意的回复,被围攻被关注才是他真正的目的。果真是小屁孩儿,无聊的很。

  我们聊着聊天就聊上了、加了QQ,我知道了,他是“逸”,今年20岁,湖南岳阳人,他很有趣,给人一种很年轻很朝气,很活泼很有力的感觉。我常年呆在家,无聊的生活快要把我逼疯了,与他的相识,让我的生命有了些许色彩。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。我跟他很欢快的聊着,聊生活,聊工作,聊很多很多,直至入夜。

  生命的齿轮滚动,与他相识相知也有近一个月了,这一天,逸说他跟他的女友分手了,求安慰。我赶忙问他为什么?他很简单的回答:性格不和。总共在一起五个多月,感情也是此起彼伏,很不稳定。我把他们这种现象总结成小孩子闹家家,不懂事儿。逸看起来很沮丧,或许他真的是很喜欢那个女孩儿,可惜具体原因逸也没跟我讲。之后的几天,逸也没怎么找我说话,我心里空落落的,觉得少了点什么,挺不是滋味儿。几天之后,他问我要了手机号,我没半点犹豫给了他,晚上时候,他打过来。我接了。电话那头,不在是那个阳光可爱的文气小男孩儿,让人感觉就像是一个满历沧桑的老人,低沉是主旋律。逸给我静静的讲述着他与那个女孩儿之间的爱情,从不经意的相识、甜蜜的相恋、厌人的争吵、直到决绝的分裂。每一个字我都很细心的听着,并不停的安慰他。听着别人的故事,伤自己的心。这话一点也不假。我听着听着,心中仿佛感受到了一层隐隐的痛,在深处,在徘徊。我们煲电话至凌晨四点,逸的情绪也稳定了许多,他深深的忏悔,说没有给她幸福。我则宽慰到,爱过就好、爱过就好。挂完电话、电话那头的嘟嘟声,如同我的心跳,有种急促的感觉。我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,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,逸的头像跳动起来,我轻轻点开窗口。“慧,我辞职了。”我知道,他和他的前女友在同一家公司上班,是不想再见吧。“那你有什么打算?”“暂时不知道,我想先休息一阵子。”“嗯,休息一下也好。放宽心一点,会不那么痛。”我只好如此安慰。许久,“嗯。”。之后就下线了。往后的一个星期都没见到逸,而我也曾有想过他,想过那个很阳光,很文气的小男孩儿。或许,缘分已尽,不再相会了吧。

  “慧。”熟悉的字体,熟悉的称谓,熟悉的人。是他。“你跑哪去啦?都好久没见到你了。”我有点责备,有点撒气的说道。“我想我会忘记她的。是不是?”我沉默了。他继续说道:“这些天,我去了很多我们曾今一起走过的地方,世纪广场,威百世影院,蓝山咖啡厅,吃过的小吃店。有的时候,我走着走着就哭了。满脑子都是她的笑容。我去了她老家,看过她的父母,给他们带去祝福。走的时候,我没有难过,只是淡淡的说,我是她的一个朋友,这次没看到她挺失望的。”“你还是很爱她,为什么不试着去重新追求她,去挽回她呢。”我不解的问。“风吹过街道,或盘旋在弄堂,或滞留在老屋。我跟她的爱情,如同一股清风,不留恋任何地方,在最后能够保持着清新而不卷起沙尘。这是我想要的,我也相信,亦是她想要的。”我默然无语。“嗨、逸!振作起来。地球有你没你,有她没她照样转。”“呵呵,我知道。我很清楚自己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“那就好。要保证哦。”我俏皮的吐了一下舌头。“好、我知道的。”逸、他会放下的。我暗暗的说道。

  之后,逸不再消失了。我们又回复到了平常、没日没夜的聊着,只是关系更亲密了。逸也找了一份办公室职员的工作。他说,放不下我。为了能让我不那么无聊空虚寂寞冷。所以得找一个可上网的工作陪着我。小小的举动,平淡的话语,我的心里却是甜甜的。

  我们视频了。

逸说:“慧,我们视频吧。”“不要。”“来嘛、让我见见你呗。”“不要不要。”“听话嘛,接啊。”“那你等一下哦。”我拗不过他。可能是我心里也想见见这个男孩儿。“我等你。”

翻箱倒柜,我忘记我上一次穿的小外套是哪一件了。原来、我已经太久没见外面的阳光了。走到挂镜前,这是我么?披头散发,褶皱的睡衣,嘴角还残留牙膏白沫痕。懒散、不堪。突然,一个词迅速充斥了我的脑瓜:干物女。三十分钟之后,在我充分发挥了一下女人小小的爱美天赋以后,基本上能让人入眼了。恰当好处的眉线,不过分不妖娆。淡淡眼影不夸张,不凸显。很轻的粉底,淡粉的水晶唇膏,白底印花衬衫,碎花格子小布裙,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。

  “好了没啊,那么久。”世界的另一端,传来急促的滴滴声。打破了我的自我幻想。我捋了捋头发,坐正,周围安静的能听见我的心跳声。紧张与不安,充斥着周围二十多平米的地儿。连指尖按下鼠标,确定连接的那一下点击都似乎是那么沉重。

  正在建立连接……

  建立成功……

  逸,这就是他。白皙的面孔,不知是否灯光的映衬。他的眉很浓密,高高的鼻梁,眼睛有神勾人魂魄。暗红的碎发,帅气的刘海。小蓝色格子调衬衫,白色休闲小领带,干净,整齐。逸,你比我想象的更好看。

  “慧,你真好看。一点也不显老。不知道的还以为你20呢。”

  逸知道我的,我也知道他是在说好话。但听着心里怪舒服的。

  “你也比我想象的要更加帅气一点。嘿嘿”

  跟逸交谈,无时无刻都充满着未知的新奇,他给我带来无可比拟的快乐。让我这朵寂寞的玫瑰,在阴暗之中也有一束专属阳光为我照耀。时光飞逝,如白驹过隙,不留痕迹。与逸相识相知半年有余,每天的早安,午安,晚安俨然成为了我们之间的习惯。电话时候,有欢喜,有忧情,也会视频聊天,嬉笑与调凯。我们一起分享着彼此的快乐与苦恼。我很感谢上苍,能让我遇到他,这个帅气可爱的男孩儿。我不贪图更多,只在乎此时。幸福,如此轻松的围绕。如痴醉,如梦境。

  和往常一样,一个普通的周日。登陆QQ,逸在线。

  “在干嘛呢?”我像往常一样问道。

  “在想你呀。嘿嘿。”我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些暧昧。

  “有多想嘛。”我也撒娇下。

  “很想很想哦。想把你吃掉。”

  “哦?那你来吃啊。”我开玩笑的说。

  视频请求发送过来,我接了。还是那个帅气的男孩。不过,这次有点出乎我的意料。逸光着上身,结实的胸膛一览无余。

  “你怎么那么流氓啊,衣服也不穿。/害羞”我有点羞涩。

  “天太热了嘛。”他很快的回复。“怎样,你不喜欢啊。”

  “额、这个…有什么好喜欢不喜欢的啊。”

  “嘿嘿、你说嘛。喜欢不喜欢啊。”逸追问,不肯放过我。

  “喜欢。/害羞”过了好一会,我回答道。

  “我的小宝贝,害羞咯。嘿嘿嘿”他不怀好意的在那笑着。

  “宝贝,我好空虚。好寂寞。”逸在那抱怨着。

  “怎么啦?怎么个空虚寂寞呀?我不是陪你呢嘛。”

  “我想那个.……我想要你..”

  我愣了一下,没太明白他的意思。“什么意思啊?你想要什么?要我?怎么要啊?”

  “就是那个啊。想要看你的。”

  “不太明白。”我疑惑不解。

  这时候,电话响了,我一看是逸。轻轻是几句话,我面红耳赤。

  逸,想要LL!

  “不要了吧。我不好意思。真不好意思。”我一再推辞。

  “就一次嘛,我好寂寞。想要你。”逸在那头苦苦哀求。

  “我觉得感觉太奇怪了。真的不好意思。/委屈”我再三推辞。

  “求你了、宝贝,就答应我吧。我真的好喜欢你。”

  最后,我还是没有答应他的这无理的要求。在我看来真的太荒诞了,在一个小小的摄像头前面脱衣搔首。我真的做不到。很顺其自然的,逸很不开心的挂断了视频和电话。话也没说的下了线。往后是大半个月,都没有他的音讯。

  我想过好多,想他,想那天发生的事情。一开始,我非常的坚信自己真的没有做错,我为人妻,伦理道德都不容许我这样做。每当夜幕降临,我才知道一天都没有看见逸了。我想打电话给他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我甚至有时候开始责备自己,是自己太放不开,现在这么开放的社会,我是不是太保守了。不过也只是偶尔的神经走岔而已。逸,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我的世界,就如同他悄无声息的来到一样。我以为,我们之间可能不会再有交集,直到有一天……

  滴滴的清脆声伴随着震动,简讯。

  “宝贝,那天是我不好。我太草率了。不该那么要求你。”是逸!

  我突然,眼眶湿湿的。止不住的泪水往外涌出。我好想跟他说,我好想他,好想问他,为什么手机关机,为什么消失的那么彻底。心里有一种痛。如同初恋分手般的撕心裂肺,痛彻心扉。

  “我以为你不会再理我了。”过了许久,我回复。

  “傻瓜,我怎么会不理你。你是我最爱的宝贝啊。”

  “不许再这样消失了。我讨厌你这样。”

  “好好,我错了还不行么。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。”

  久积的阴霾挥散而去,晚上我又见到了逸。我跟个小孩一样,向他哭诉委屈。我们又恢复了友好关系。又开始了这一段不成熟的“网恋”。

  “逸,你为什么不继续找女朋友啊?”

  “因为我有你啊。我心都在你那,怎么装得下别人。”

  我们恢复了暧昧,偶尔逸也会讲一些黄段子给我听。开始有点抵触,时间久了,也就习惯了。

  可知习惯了,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逸的第二次LL要求,来了。我依旧拒绝。隔三差五的,第三次,第四次,我依旧拒绝着。逸也不生气,就求一下我,撒一下娇,说好听的。看我这么决绝,过一会就好了。我深深感觉到了愧疚。

不知道是第几次逸提出想要LL,也不知道是我打错了,还是我脑袋不清醒了。我居然答应了。逸,格外的兴奋,一个劲的说好听的给我听。“宝贝,真的么?你愿意了么?我好开心,真的好开心,我想要你,想要你的全部。”“宝贝,亲爱的,你是我的唯一,我爱你。”

 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我昏昏沉沉的,把自己一层层拨开。犯贱般的让自己衣不蔽体的展现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孩面前。逸的臂膀很宽厚,胸膛很结实,我们在无望的时间中YY,欢快,且沉沦。

  之后,逸对我更加的好。晚上电话也跟我说一些黄段子,他说我是最美丽的,哪儿哪儿都美。虽然我一再强调,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,是唯一一次,但是我想的过于天真了。从此,我踏上了一条没有选择的不归路。

  我是如此贪恋逸的身体,是因为寂寞,还是因为犯浊。在虚拟的这个世界,我不想有半点杂念。如果仅仅是这样,幸福,我也满足。

  逸说,他要出一趟差。可能会好几天上不了网了。我有点惆怅,有点不舍。就像一个孩子般,不忍他的离去。直到他亲口说,每天给我至少传50条简讯,晚上给我打电话。我才安下扑通骚动的心来。

  “宝贝,想我了没?今天都做些什么了啊?”电话的那头是逸的声音,那么温柔,那么好听。“今天光想你了,啥也没做。你要负责哦。”我嘟起嘴,娇声说道。“好好,我也好想你的呢。你要我负责,怎么负责啊?”“这还要我自己想啊?你自己给你自己想一个惩罚吧。”“那我就罚我自己亲你一下。”“呸呸呸,这也叫惩罚啊?你都占便宜了的。要亲也要真的,假的不要。”“呵呵,好啊。你闭上眼睛,当你睁开的时候,我就会跑到你身边,狠狠的亲你一口。”“少骗人了,鬼信你。哼!”“你不信啊?要是我真的跑过去亲你一下,怎么办?”我心跳的有点快了。“才不信呢。我给你一天时间,如果你能亲到我,那我就随便你怎么样。”“那一言为定咯。嘿嘿”“反正你也不可能做到。一言为定。”

  一早,我就被手机来电音吵醒了。很清楚,那不是闹铃,是来电。而且是逸的专属来电音。

  “宝贝,想不想我啊?”逸温柔的说。

  “想你又能怎样啊?你能飞过来啊?怎么这么早啊?早上你不是要开会么。”

  “我是飞过来啦。你不信啊~你透过窗户就能看见我了。”电话那头还传来嘻嘻嘻的笑声。

  “你真有够无聊的,你的狼来了,我才不会信呢。我可是被你骗了那么多次了。谁信你谁小狗。”我撒气的说。

  “我以小狗的名义向你起誓,你这一次一定要相信我,你爬起来,看一下外面又不会怎样。”

  每一次被逸这样骗,我都有点心慌慌。因为我每一次都抱有希望,希望他能真的突然出现在我面前。如同天使降临般,给我惊喜。我还是拗不过他,起身,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,再伸了个懒腰,慢吞吞的走到窗前。

  “别骗我了,我走到窗前了。哪有你人啊?你讨不讨厌啊?就知道骗我。以后再也不信你了。”我一眼撇下去,只有路边电线杆是几只麻雀在叽叽喳喳,哪有人影。没好气的抱怨,转过身背对着窗。

  “我想,你现在上身是一件奶白色的碎花小睡袍,对不对啊?”

  犹如电击般,我猛的回转身子。看见一个身影,那个我朝思暮想的人。逸,他真的来了。我揉了揉眼睛,想看看清楚,这一次,他嘴角泛起的微笑我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  “老公,你怎么来了。你怎么会来。”我亲切的撒娇。

  “怎么了,不想我来啊?嘿嘿”

  “要要,当然要啊。我好开心。你骗我。555…骗我出差,原来你是跑到我这儿来了。”

  “好啦。难不成你现在还是想跟我用电话说哦?不想跟我面对面说话么?”

  “好好,那你去街西的茂名咖啡厅等我。不要着急哦。嘿嘿,我梳洗一下。”

  挂完电话,我使出了我毕生最快的速度梳洗,化妆。挑衣,穿鞋。该死,这衣服怎么会小了这么多呢?咦、鞋子怎么感觉这么紧?我的护肤水呢?太阳镜哪去了?

  推开咖啡厅厚重的门,一眼望去,就看见了逸。安静,帅气,比视频中看到的他,更帅上千倍万倍。举手投足的优雅,令我痴迷。我信步庭庭,刻意的按耐住心里的激动。朝着那个角落,走了过去。

  “嗨。”我俏皮的挥手。

  “慧,你来了。可让我苦等里。”

  “嘿嘿。你怎么会过来啊。吓我一跳。”我还是有些不自在。

  “想你想的都失眠了,再这样下去,我可要发疯了。”逸说的很安静,如同他的人一样,给人温文尔雅的感觉。

  “我…”我突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“慧,喝点什么?”逸手托大大的菜单,目不转睛的看着我,直直的目光,让我羞涩。

  “一杯冰香草拿铁吧。”

  清晨的牡丹江,很慵懒。少有人在街道上徘徊,空荡荡的咖啡厅,优雅的音乐。我举手投足,无不小心翼翼,生怕一个不好,会给逸带去太大的不良印象。

  “Takeiteasy。”逸感觉到了气氛过于紧张,轻声对我说。

  “你晚上住哪?在街西有挺多的连锁酒家。”我低头,看见逸身旁的行李包,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,开口打破了这静的诡异的气氛。

  “我随便吧。你到时候带我去就好啦。”如春风微佛的笑容,让我心动。

  ……

  如家快捷酒店……

  8102客房……

  “就这啦、我说吧。环境应该还是可以的咯。”我傻傻的笑着。

  逸轻轻的关上了客房门,悄悄的站在我的身后。低首耳语:“你怎么知道,难道你来过了?和谁啊?”一边说,他的手围在我的腰部。

  我心跳加速,脸刷的涨的通红了。我能感受到逸轻轻呼出的气息,在我耳边回转。我浑身上下开始颤栗,由于过于紧张,有点口不择言。

“没……没有啦,其……实,这里……我还…还是第一次来。”

  逸如同温顺的狮子,在背后熊抱着我,头搁在我的右肩上,一米八左右的个子,如抱着一个洋娃娃般,我能感觉到的呼吸,是如此的微妙,是如此的沉重。我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。浑身发烫的我,感觉就要窒息般。

  “那个……逸,是不是……感觉有点热..啊..那个要不..要不帮你开个空调吧。”突然间,逸用舌头舔了一下我的耳垂。我一个激灵,浑身颤抖的厉害,感觉刺激、兴奋、又有点小痒。“还是……开..开一下…….空调吧。”

  我挣脱开逸的手臂,寻找着空调遥控器。打开空调,冷冷的风吹在我的脸上,我清新了许多。回首看着逸,高大的他安静的靠着墙,看着我。仿佛就要吃了我一般,却依旧是那么的温柔。

  逸慢慢的向我靠近,一言不发。轻手把我一把拉到他的怀里,凑到我的耳根:“宝贝,我想你。”这一句话,徘徊在我身边好久好久。

  就如同所有情感剧的剧情需要一般,我和逸ML了。我毫无半点抵抗的意志。整个过程很美妙,很奇幻。到底我有多久没ML了,我几乎都忘记了这种感觉。逸,他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刺激感、给了我人生从未有过的最美妙的GC。逸和我交融在一起,汗水交织在一起,灵魂交合在一起,很唯美。

  ……

  《神曲》中有罪七宗,但丁按照其罪孽的严重性做以下排列:是为色欲、饕餮、贪婪、懒惰、暴怒、嫉妒、及傲慢。色欲为首罪是为不合理法的性欲,肉体的欲望,而过度贪求性欲的快乐。其相应的惩罚为在硫磺和火焰中熏闷。其对应的恶魔为阿斯蒙蒂斯。以警世人,切勿纵欲。

  ……

  关上陌生的家门,拖着沉沉的行李箱,走在街道,或是熙攘的人群在我身边飞窜,或是车辆呼啸疾驰。这一切仿佛就在昨日,抬头望着天空,这冰凉的空气入侵,心也跟着冻结。清晨的朝阳,撒在我身上,有种热辣的感觉,暖暖却依旧化不开我心冰结,深深的望去远方,长鸣的列车…

  我的人生,何处才是尽头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