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健步减肥机 » 正文

病床上我和护士一起过的日子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8:51:14  
病床上我和护士一起过的日子       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身边突然多了那么多又哭又笑的人。  过了好久我才终于明白过来:原来我处身在精神病院!为什么会这样?  我竭力回忆,脑海里面却一片茫然。  过了好久,我记忆的碎片才零星地拼凑到了一起,我依稀记起了我看到高考成绩那一瞬间绝望的心情,再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我想我是疯了吧?  那么,现在我想我是恢复了吧,我已经可以正常地思考了,我是否要离开这个地方回家呢?  脑海里另一个声音马上轰鸣起来:不,决不!是呀,我考的成绩真的太差了,我的落榜辜负了所有人对我的期望,我真的没脸见任何人啦!!与其回到家里颜面扫地,听父母的长吁短叹,我宁愿暂时待在精神病院,至少这里没有人关心我考了多少分,能不能考上大学。  我马上喜欢上了这个地方,这里除了有奇形怪状的病人以外,更有很多漂亮的女护士。  尤其是小娟和小雯两个死党最是让人赏心悦目,她俩上学时就是同学,现在也成天腻在一起。  她们大约还是不到20岁的样子,身材都极好,小娟个子高点,双腿又细又长又直,并在一起一丝缝隙也没有,小雯很清纯腼腆的样子,象极了徐静蕾。  我听到小娟指着我对小雯说:"这个人疯得可有意思啦,你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,嘻嘻"。小雯说:"哦?我怎么不知道呀?"小娟说:"不信你看呀!"说着转过来对站在旁边不远的我大声说:"喂,你把左腿抬起来!"我听了,装作很愚笨地想了很久才分清左腿,然后慢吞吞地抬了起来。  小娟又说:"再把右腿也抬起来!"我装作同样愚钝地找到了右腿,然后抬了起来,当然,我摔了个仰面朝天。  俩个美女放声大笑,真是花枝乱颤,我也陪着嘿嘿地傻笑。  接着我又听小雯小声对小娟说:"可是他真的好帅哦,又那么高。。。"  小娟打趣他:"那你就嫁他当个疯婆子吧!"  小雯脸马上红了,俩人嘻嘻哈哈地打成了一团。。。  入夜了,我怎么也睡不着,有些病人还咿咿呀呀地发出怪异的声音,我的脑海里还是想着高考的惨败,越来越烦躁,于是到走廊里面散步。  值班室的灯还亮着,我偷偷透过上面毛玻璃的缺口向里面看,发现只有小娟一个人在值班。  她点着一盏台灯在看书,护士服洁白如雪没有一点瑕疵,灯光洒在她光洁的脸庞上,格外柔美,我在外面竟看得痴了,真是个美丽的女孩子呀!  天使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?  这时,小娟突然放下了手中的书,托着腮静静地凝想。看她想得出神,我想悄悄离开了,结果不小心踢到了门口的纸篓,发出了不大的一个声音。  已经深夜了,走廊很静,所以还是被她听到了。  "谁?"小娟开门走了出来。  看到是我,她有些意外,说话很慢地问我:"你有什么事吗?"

  我赶忙傻兮兮地说:"水…水…我要喝水。"她说:"那你进来吧。"我在屋里一边喝水,一边愣愣地看着她。  小娟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,问我:"你看我干嘛?"我说:"你…好…好看。"她的脸马上飞起了红霞,看着我的脸庞幽幽地说:"你也真的很帅呀!"我嘿嘿地傻笑。  这时候我们都沉默了,两双眼睛福注视着对方。。。  我真的很怕她发现我是伪装的,马上移开视线,从桌上拿起了她的那本书翻看,结果封面上居然是一个全裸的女郎,原来竟是一本黄书呀!  (事后我才知道,原来小娟中学上的是女校,上了卫校之后又都是女生,所以她这么大了从来就没真正接触过男生,也因此对这方面有种格外的好奇。)我直盯着封面傻笑说:"美…女…,嘿…"她羞得一把抢了回去"不许看!"。  想了一想,她又把封面对着我问:"她好看还是我好看呀?"我傻笑着说:"嘿…她好看…她没穿衣服……嘿"小娟气得直跺脚:"气死我了!死疯子!死精神病!哼……"她对着封面看了又看,红着脸仿佛在盘算什么,她又抬头看了一下表??凌晨2点,终于打定了主意。  她出去打开门四下看了一下,没人,回身把门锁上了。她要干嘛?  小娟说:"不识货的死疯子,看在你是疯子的份上就让你开开眼界吧,不要留鼻血哦!"说着摘下了护士的白帽,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飘散下来,接着她解开了大褂的扣子。。。  真的是肌肤胜雪呀!美丽的女护士在深夜的值班室里面脱得只剩纯白色的三点蔽体了,向一个她认为神志有问题的人展示自己的青春。  她的身材真是太棒了,没有一点的赘肉,双腿修长、纤细圆润。。。  我看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,喉咙发干,下面早就支起帐篷了,幸好她没有任何男孩子的经验,所以没注意到。  "死疯子,你说说看,现在到底谁漂亮呀?",她故意性感地扭动着腰肢。  "还…还是她漂亮…,她比你…穿得少,嘿…"。  小娟气得要哭了,脚跺得直响,她咬牙切齿地说:"好!我看你死不死!"说着解开了胸罩,两个硕大柔嫩的肉球立刻弹了出来,哇,太大了!  我强忍住了欲喷薄而出的鼻血。这时她又缓缓褪下了雪白的内裤,让它顺着光滑的双腿滑落到地上。。。

  简直就是维娜丝呀!我真的没有任何语言来形容这完美无暇的躯体,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头晕目眩,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。  这次她已经不用问了,看着我傻张着大嘴两眼发直流口水的样子,她已经知道答案了。  正神魂颠倒着,突然听小娟说:"不行!你看了人家的,人家也要看你的!"接着小娟就开始剥我的上衣了,边脱边说:"精神病怕什么呀!"我说"不…不要…",上身已经被剥光了。  在我宽阔的胸膛露出来的一瞬间,她停住了,我想是我身上强烈的男人气息打动了她处女的情怀吧?  她开始看着我英俊的脸庞,凝视着我的双眼,她的眼里居然蕴满少女脉脉的情愫。  我们离得这么近,可以感到彼此越来越粗重的呼吸。  她的双颊也越来越红了,然后,竟然,她对着我仰起头闭上了自己水灵灵的大眼睛!  我突然感到手足无措,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吻她,因为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因此发现我已经恢复了,把我送回家倒没什么了,我怕她会因为害羞而终止她这次疯狂的尝试。  我愣了很久,她睁开眼睛,用粉拳使劲捶打我的胸口:"死精神病!臭精神病!你坏死了!"我只好装作不懂地傻笑。  这时小娟说:"人家可是把初吻给你哦!不过你是精神病,给了你也不知道,所以给了也不算,嘻嘻。。。"原来她还自我安慰呀!  紧接着,她又闭上了双眼,踮起了脚,滋润鲜红的樱唇软软地覆上了我的嘴唇。  好芬芳呀,我的血压急剧升高!  没多久,她柔嫩湿滑的丁香小舌轻吐,缓缓滑进我的口腔,我马上吸吮它,吸吮那处女清甜的津液。

  小娟的身体因为紧张而在微微发抖,双手紧紧揽住我的脖子。  我也紧紧搂住了她光滑纤瘦的肩膀,感觉到胸前有两个柔软的肉球摩擦,上面还有两个硬硬的小疙瘩,爽死了!!我的肉棒支得更高了!  由于贴得太近,小娟显然注意到了我下面的变化,那里对她这种好奇的女孩子吸引力显然更大一些。  她伸出一只手怯怯地摸了一下那里,"好大呀!"她叫了出来。  她放开我的脖子,蹲下来双手来解我的皮带,我嘴上说不要,可是根本不想反抗,所以她很顺利地就把我的裤子连内裤一下子拉了下来,我20厘米的巨大肉棒摆脱了束缚一下子就跳了出来。  "啊!"小娟羞得一下就双手捂住了脸,随着她双手的离开,我的裤子一下也滑到了地上,我双脚迈开,于是我们两个就完全赤诚相见了。  她捂了一会脸,开始从指缝里面好奇地向外看,一会才害羞地说:"好丑哦!"。  说实在的,她一开始的技术真是不怎么样,但那种征服的感觉却是无可比拟的,从上面看她,乌黑的长发飘散在雪白的苗条身躯上,圣洁得仿佛女神一般。  在她还拼命扭动挣扎的时候,我说:"没用了,你已经是我的人了。"小娟无疑明白我这句话指的是什么,所以她放弃了挣扎,把头偏向一边无声地流泪。  我心里油然而生了一种负罪感,我放开控制她屁股的双手握住她的肩膀,满是歉意地说:"对不起,我也是被你的魅力吸引的,我不是有意的,对不起。。。"小娟并不理我,把头冷冷地偏向一边,闭着眼无声地哭泣。  时至如今,我已颇有悔意了,这难道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告别处男的感觉吗?但事已如此,我又能怎样呢?不管是死是活,天堂还是地狱,总之让我享受完这人间的极乐吧!  我在她冷漠的脸上唇上亲吻,却吻得满唇的泪花。  就这样过了好久,我估计小娟应该没那么痛了吧?  终于,在某一次  我终于完全进入小娟了!!小娟终于完全被我占有了!!

  我们的高潮终于还平复了之后,我把她从桌上抱到了值班室的床上。  然后我们就这样紧紧搂着,我巨大的肉棒还插在她紧紧的肉洞里,她的丁香小舌吸吮在我嘴里,我们一起很疲惫地睡着了。。。  不知过了多久,我悠悠地醒转了,床上只剩了我一个人。  我向四周看了一下,发现小娟已经穿戴整齐了,坐在窗口向窗外望着。  白衣胜雪,背影婀娜,真是宛如仙子一般。我不禁怦然心动,叫她:"小娟。。。"她回过了头,却是满眼的冷漠,冷冷地说:"你走吧。"我无言,默默地穿好衣服。  在走出去的时候,我注意到桌上的血迹已经全部擦掉了,可床单上还有几点的血痕,如红梅花瓣一般。  出门时,我看了她一眼,她依旧望着窗外的蓝天,没有理我。我悄声把门关上了。  回到自己的房间的床上,回到了咿咿呀呀的病友中间,仿佛是一觉醒来一直就睡在这里似的。  刚才的一切到底是真还是幻呢?如果是真,上天真的会如此眷顾我吗?如果是幻,那为何我的胸前和发际会残留点点的幽香和泪痕呢?  可是眼前一浮现出小娟的泪眼和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的绝望表情,我的心就下沉。。。真的对不起呀,小娟!  就在我昏昏沉沉纠缠在情欲和良知之间的时候,突然我屋里的一个病友开始歇斯底里的发作,他疯狂地嘶喊着摔打所有的东西,进而跳起来到另一个人的床上,两个人开始了猛烈地厮打。  这时,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小娟带着镇静药品和针剂快步跑了进来。  进门之后她先向我床这边看,大概她首先想到可能是我吧,在意乱情迷的时候,她无法理智地判断我是否神志正常,毕竟这么久以来我都是疯的,所以她还是觉得我是疯的。  她看过来的眼睛正好和我习惯了故作呆滞的眼睛相遇,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她作为护士特有的关切,进而变成了冷漠和幽怨。  很快她看到了发作的病人,并朝那边走快步过去,很明显看得出来她走路的姿势很不正常,被我那么粗暴地撞击和冲刺夺去了处女之身,下面一定又红又肿而且剧痛,所以才会牵扯得走路异常。  小娟走到病人身后,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,拼命想拉开厮打的病人。毫无理智的病人被小娟的拉掣¥怒了,开始转而攻击小娟,我在也看不下去了,跳下床向那边跑过去,就在我要跑到的时候,病人一把把托盘推到了地上,举起小小的床头柜向小娟砸,小娟吓得尖叫起来。

  她的尖叫强烈地刺激了我的保护欲,我不顾一切地扑过去从后面抱住了那个体壮如牛的病人,他回头看到了我,然后手举的床头柜转朝后砸往我的头上落下,接着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。。  就在这时,门锁一阵响动,进来一个人把门关住了。  我和小娟一起向门口看,进来的是小雯!她怎么这么早就来了!  我吓得赶忙想拿衣服来遮住身体手边却没有,可小娟不知道是因为不怕她还是因为没法控制自己的情欲了。  小雯的反应绝对出乎我的意料,她扔下漂亮的小包,冲到我们跟前,双手抓住小娟的肩膀摇晃,大声质问:"你不是说我是你的,你也只属于我吗?你这是干什么呀!~"最后的"呀"显得悲伤而绝望。  小娟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,就又开始呻吟着上下身体。  小雯看着她张开小嘴喘着粗气呻吟,舌头伸出嘴外舔嘴唇的样子,竟然流出了眼泪,她的眼泪也滴到了我的身上。  这时,小雯突然做出了一个让我大吃一惊的举动,她居然把她殷红的小嘴吻上了小娟半张的小嘴上!而且两人的嘴唇和舌头马上就熟练地纠缠在了一起!  小娟的高潮渐渐退去,浑身无力地从我身上站起来躺在一边喘粗气。  小雯指着血迹问小娟:"这就是你的处女血?你把身子给了这个臭男人臭疯子?!"小娟闭目不做回答,小雯大喊:"你是我的!你的身子不能给他!"说着,小雯突然俯身舔我和她俩彼此的舔吻,我们3人同时达到了高潮,小娟和小雯互相紧搂着同时发出尖叫,我的头脑也一片空白,。。。  高潮和僵硬退去之后。。。。。  后来嘛,我出院了,父母看我康复大喜过望,给了我一笔钱做生意,结果我赚了大钱,开的公司也越来越壮大。  从我出院起,我就住到了小娟和小雯合租的房子里,直到我重新租了一套别墅给我们住。  我们过着快乐的3人生活。  不过,我和小娟福愿意让着她,谁让她小又那么可爱呢?呵呵 再后来嘛,她们两个都怀孕了,不是我不小心啦,我们后来都有做充分的防护措施啦,她们都是第一次那天怀的,当时光顾着办出院了,没想到什么事后避孕什么的。她们两个又都不肯打掉,都说一定要给我生下来,你说让我怎么办吧?  唉,到时候再说吧,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忧。您说是吗?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